登陆

湘西的杀气,以及三湘四水的湖南

admin 2019-10-10 146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中心之国的构成<三国篇> [第30节]

作者:温骏轩

修改:尘土 / 主播:兆斌


长篇连载,每周更新

荆襄九郡(6)

雪峰山是一条坐落武陵山之南,并与之平行的山体。从它的走势和方位来说,确实也是云贵高原在东北方向的延伸,这一点与整个武陵山地的状况相同。但是雪峰山要比沅江北岸的武陵山海拔要更高些,而且与之拉开了必定间隔(正常状况下,应该越来越低)。



这种状况下,雪峰山又往往被当成一条独立的山脉。不论雪峰山在地舆层面究竟应不该该算武陵山区的一部分,上述共性都使得整个湖南西部的山地,在地舆、地缘上被视为一个全体。而被列入扶贫划片性质的“武陵山片区”,正是这一地缘共性的表现。

武陵山片区结构图



仅以武陵山、雪峰山为中心的这片坐落湖南西部的山地来说,还有一个广为人知的地缘标签——湘西。与鱼米之乡感觉的洞庭湖区域不同的是,湘西给人的形象往往是奥秘、浪漫,乃至带有一丝杀气。

奥秘感源出于这一带的奇山秀水、多民族稠浊的社会结构,乃至坊间撒播的湘西赶尸人的传说;浪漫气息很大程度是因沈从文的《边城》一书而为世人所知;至于杀气则是由湘军和土匪一体双面式的一起铸就。

“吃得苦、耐得烦、霸得蛮”的湘军



湘军在近代史上的战斗力无须多言,以至于有“无湘不成军”之说。不太为人所知的,则是“无竿湘西的杀气,以及三湘四水的湖南不成湘”的说法。所谓“竿”意为“竿军”,指的是湘西凤凰古城的民军(凤凰古称“镇竿城”)。

凤凰古城坐落武陵山的西南麓,沅江支流的沱江河畔,《边城》一书的作者沈从文便是凤凰人。仅仅这个湘西地缘特点的典型代表,现在引发世人重视的,却往往是与旅游业相关的负面新闻。



因为地舆、地缘结构杂乱,以凤凰为代表的湘西区域自古以来民俗强悍,但整个区域的地缘方位却又显得十分重要。这一重要性,很大程度又是经过沅江展示出来的。

从长度看,这条古称“沅水”的河流,是三湘四水中仅有一条总长度超越1000公里的河流。更为重要的是,沅水上游的:清水江、舞水两源,可以从南面绕过樊净山,深化贵州高原内地。这意味着,沿沅江水系所构成的水、陆通道,可以成为两湖盆地与云贵高原的衔接主线。



公元前280年,现已占有四川盆地的秦军,由巴蜀顺江而下进攻楚国。楚国在极力反抗的一起,差遣将领庄硚率军穿越武陵山区远征云贵高原,企图在四川盆地之南翻开一个新的战场。仅仅当庄硚领军攻至云南境内的滇国,并遣使回楚复命时,发现秦军现已占有了两湖盆地,以至于不得不停留于云南境内称王。这便是前史上闻名的“庄硚入滇”事情。以楚国其时的地舆方位来说,庄硚很有或许便是沿沅水进入贵州,并终究进入云南境内。

庄硚入滇道路示目的



在秦汉之际,横穿蝴蝶兰图片整个武陵山区的这条沅江通道,成为了武陵郡的南部领地。这意味着,设置武陵郡的战略使命之一便是交流云贵。为了完结这一战略使命,汉朝在整个沅水流域设置了:汉寿、临沅、沅南、沅陵、酉阳、迁陵、辰阳、镡成等八个县,其间坐落沅水下流的汉寿,在天下大乱前乃至仍是整个荆州的治所驻地。

要知道,东汉时期整个武陵郡所建制的县不过十二个,仅沅水上下流就占有了3/4。由此可湘西的杀气,以及三湘四水的湖南见沅水不论在地舆仍是地缘政治层面都是武陵郡的中心。



地舆上看,沅水在湘西境内是从武陵山、雪峰山之间穿越而过进入洞庭湖平原。需求阐明的是,雪峰山在它的西北部还延伸出了一段海拔略低,但看起来有必定独立性的山体。这段山体因为被传说曾有“圣人”寓居(至所以哪个圣人有不同的说法),而被当地之人称之为“圣人山”。



沅水在武陵山地中的终究一段行程,便是从圣人山与武陵山之间走完的。而圣人山与雪峰山主脉之间的裂隙,则协助三湘四水中的另一个成员——资水,走完了终究一段山路。

汉之武陵郡在将沅水流域归入行政规模之后,并没有持续向南扩张领地。 这意味着雪峰山(包括圣人山)北麓成为了武陵郡的南部鸿沟。要是从这个前史源头看,当下被划入“武陵山片区”的雪峰山,开端倒确实没有被视为武陵区域的一部分。

江南丘陵在地舆上一般被以为起自雪峰山以东。要是雪峰山即不被认定为是武陵山区的一部分,又独立于江南丘陵之外,以“我便是我,不一样的焰火”的姿势,作为二大板块的地舆分割线,倒也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

当然,不论你在地舆上把一片山地归类于哪个地舆单元,对它自身都不会有什么影响,也不是咱们需求去钻牛角尖的问题。雪峰山对湖南区域做出的最大奉献,是协助生成了的资江。

这条在三湘四水中排名最末的河流并不是发源于武陵山地,而是源起于南岭。在向北穿越雪峰山北部后,向东从主脉与圣人山之间穿出,终究从洞庭湖平原南端注入湖区。

尽管资水在在三湘四水中的流程最短,但它却有一个一起的优势,那便是彻底归于湖南。其他三水中,澧水流域有小部分坐落湖北境内;沅水的上源则在贵州境内可以这样说;即使是承当为湖南代言责任的湘江,它的源头其实也是在广西境内。



不过这样一条彻底湖南特点的河流,在两汉时却并没有如沅水、澧水那样,近乎全流域的被划入一个行政区,而是分属长沙、零陵两郡。未能被整合入一郡之地的不仅仅是资水,还有湖南最中心的河流湘水。不同之处在于,湘水上游分别为零陵、桂阳两郡一切。



资水和湘水上游被独立建制行政区,地舆上的原因是它们均源起于南岭。所谓“南岭”并不是一条有显着线性特征的山脉,而是横亘于长江中游右岸支流(直接点说便是:资水、湘水、赣水三水),与珠江流域间诸分水岭的总称。

这一特点使得北方政权,有时机经过资水和湘水打通跨过南岭,经过岭南区域的通道。关于这些通道具体是怎样散布的,在零陵郡和桂阳郡部分会具体解读。现在,仍是让咱们回到资、湘两水的下流部分,去看看长沙郡的地缘结构。

不论是解读湘江仍是“长沙郡”的行政概念,长沙都是见义勇为的主角。在两汉时期,当下长沙市的姓名本来为“临湘”。从这个姓名也可以看出它的湘江特点。之所以由临湘变为“长沙”,理由和后来“江陵”变身“荆州”、“彭城”化身“徐州”相同,都是由所以对应行政区的治所。日后即使这个行政区成为前史,这笔遗产的继承者往往也是它的治所。

在被自然经济主导的古代社会,地缘潜力往往是由农业和人口潜力所代表。单从这个视点来说,可以统辖资、湘两水下流的长沙郡,在整个荆南四郡中的方位也不会低。

尽管境内有资、湘两水,但和武陵郡的状况相似,两水在区域内亦有主次之分。湘江在整个三湘四水中的流域面积最大,将近有9.5万平方公里。其流域在湖南国土面积中的占比到达40%,正是依托这一布景,“临湘”而建的长沙城才有时机成为整个湖南的政治中心。

湘江水系图



问题在于,就算湘江在荆南区域的中心方位,使得依附于其流域的城市更有时机成为区域政治中心,但也并不意味着这个时机就必定归于长沙。在这个问题上,与湖南地缘关系严密的江西,可以再次进场做一个比照。

前面咱们说了,除了北部更为敞开以外,整个湖南的地舆结构与江西有很大相似之处。一起长沙与南昌担任整个区域中心的时刻都十分的长。其间南昌最起码在汉朝设置豫章郡时,就现已是整个鄱阳湖流域的中心了;汉初以“临湘”为政治中心所设置的“长沙国”,亦包括湖南全境(后因削藩渐变为四郡)。但是调查两座古城的方位你会发现,它们所坐落的板块方位好像有所区别。

简单点说,南昌坐落鄱阳湖平原西侧,而长沙却坐落洞庭湖平原之南的丘陵地带。后者的挑选看起来出人意料,但又在情理之中。要知道冲积平原的前身都是泽国或许湿地,紧邻长江这样湘西的杀气,以及三湘四水的湖南一条流量能在全球规模内排名前四的大河,不论是两湖平原仍是鄱阳湖平原,都随时面对着水患的要挟。在这种状况下,想要国泰民安的话,将城址与丘陵、台地相依将是最好的挑选。

比方前面从前说过,看起来身处江汉平原之上的武汉,其实正处在鄂东南丘陵的延伸部分中(武汉最有名的丘陵为汉阳境内的龟山,以及武昌境内的蛇山);至于南昌,你会发现它的西侧有一座形状与庐山颇有些相似的山体——西山(以至于又被称之为“小庐山”,乃至让我在做图之时两次误标为庐山)。

这些与主城相依的丘陵自身,尽管于承载农业和人口无益,但它们的存在却抬高了相邻平原区域的海拔,使得这些区域中心可以反抗住水患的洗礼,将城市的前史连续下来。

洞庭湖区域在三国年代所面对的变数比现在还要更大些。在长江北岸的云梦泽,因湖底淤高而被逼缩小水域面积时,协助长江分洪的使命,更多的压在了长江南岸的洞庭湖平原之上。

比照古今,你会发现源出湘西山地的澧水、沅江、资江等三条河流,其在洞庭湖平原的河道方位,都发作了大规模的位移。比方在东汉时期,澧水与沅江是在洞庭湖平原的北部接入湖庭湖,今日则是在南部汇流成湖。

在一片大平原之上,河道受洪水和地形改变影响发作位移,是一件很正常的事。那些低洼之地也正是在这种改变中逐渐成陆。奇怪的是,与别的三水比较,湘水的方位却并没有发作太大改变,这又是为什么呢?

湘江的安稳性,与“幕九连山脉”的存在有关。上述三条河流的下流整体都是由西向东流动,只要湘江是沿着幕九连山脉西麓北流。因为这条山脉的存在,与之平行北流的湘江干流,在东线几乎没有变道的空间。与此一起,“幕九连山脉”在与“武陵山地”的博弈中却又处于下风,使得洞庭湖平原呈现出“西高东低”的走势,紧缩了湘江向西改道的空间。在这两大高地的一起效果之下,湘江下流河槽的地形要略高于洞庭湖,并可以安稳的沿“幕九边山脉湘西的杀气,以及三湘四水的湖南”西麓一路北行。

根据上述特征,湘江很大程度可以被视为在洞庭湖区域一条地舆分割线。其西面为极易积蓄成湖的低洼地形,东面则是地形略高于洞庭湖面的丘陵地貌。假如洞庭湖水域面积大涨,那么湘江河道将与之融为一体。一旦湖面缩小,湘江河道则会分离出来独自入江。二者只在挨近长江之时有一个安稳的衔接点。

很显然,这样一个可以安稳衔接洞庭湖与湘江,而且无限挨近长江的衔接处,不或许为政治家和军事家所忽视。只需在这长江、洞庭湖、湘江三水交汇之处,选址树立一个城邑,便可翻开通往整个湖南区域的大门。

那么,具有这样一个“江湖要冲,三湘锁钥”方位城市,究竟是谁呢?顺着方才的画像,咱们应该很简单在地图上认出,它便是以范仲淹《岳阳楼记》而闻名天下的湖南省岳阳市



岳阳成为军事重地并开端筑城,正是始于三国年代。赤壁之战后,为习惯新的局势。周瑜授命将驻地从鄱阳湖侧的柴桑移至洞庭湖区域,以与曹、刘两家抢夺荆州的控制权。

区位优势明显的这个三水交汇之地,成为了周瑜完结这一战略目的的支点。只不过,岳阳一名要迟至宋朝才呈现,在三国年代它的姓名是 “巴丘”。在孙刘两家于荆州暂时达到宽和之时,巴丘和湘江一度成为了两家的政治分割线。周瑜自己亦是病逝于巴丘。趁便说下,若是从地缘政治视点来回忆公瑾终身,其功劳相当于协助主公,将控制线从鄱阳湖口推动至洞庭湖口。

从“巴丘”之名亦可看出,这个重要的战略据点并不在洞庭湖平原,而是在湘江东岸的丘陵之间。这样的地形确保了80湘西的杀气,以及三湘四水的湖南0多年后的范仲淹可以登临岳阳楼,抒情”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感叹”,亦能让岳阳一向承当东洞庭湖平原中心城市的责任。



而在巴丘因区位兴起前的两汉时期,协助长沙郡运营洞庭湖平原的是另两个城邑:罗县和益阳。前者坐落汩罗江下流,对应现在的汩罗市;后者坐落资水下流,对应现在的益阳市。

因为洞庭湖区的不安稳,使得汉之长沙郡尽管在地域上包括了半个洞庭湖平原,湘西的杀气,以及三湘四水的湖南但其城邑却均选址于边际的丘陵之上,罗县与益阳两县也不破例。假如你仔细调查会发现,这两个点其实都是坐落边际的丘陵山地中,并非真实的大平原之上。其间益阳还可向西南方向,辐射资水下流,而罗县则可经过汩罗江及“汩修走廊”,穿越幕九连山脉与时称豫章的江西相通。



之前的内容中从前说到,刘表之侄刘磐曾多次领军沿“汩修走廊”进攻孙吴治下的豫章。演义中,刘备得荆南四郡后,在黄忠的引荐下曾以刘磐为长沙太守。果真如此的话,这位刘氏宗族成员接下来应该在顶着长沙之名的“临湘”连续他的政治生命。

下一节,咱们就将把视野南移,去看看长沙及其所属的地舆单元,究竟有什么样的魅力,使之可以压倒洞庭湖区域成为整个湖南的地缘中心。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