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

浅谈古希腊僭主制

admin 2019-10-29 312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作为西方文明源头的古希腊为世界文化留下了无数宝贵的遗产,尤其是在多山多岛、小国寡民的环境中孕育出的城邦政治更是为世人所熟知。

我们比较了解的是古希腊城邦的民主政治,然而在古希腊也不仅仅只有民主政体这一种,僭主制就是一种我们不太熟悉但是却在古希腊历史上确实存在过并对政体发展变革起到过不小影响的一种政治体制,今天我们就来深入了解一下古希腊的僭主制究竟是怎样一回事。

僭主制是古代希腊特有的一种专治政体,所谓僭主是指那些不按照合法程序,不经公民授权而僭取国家权力的人,也就是僭取本由公民集体享有的政治权力。僭是僭越的意思,也就是在等级社会中,处于较低等级的人擅自享受更高等级的待遇或行使更高等级的权力。

僭主制是柏拉图提出的一种城邦政体,是指军事领导人、贵族或任何得到机会的人通过政变或内战夺取了政权,所建立的军事独裁政体就是僭主制政体。僭主制主要存在于公元前7世纪到公元前6世纪的古希腊,这一时期希腊的旧制度正在日趋瓦解,同时新的政治制度还处在方兴未艾的阶段。

亚里士多德在其著作《政治学》中对于“僭主制”给予了非常极端且低劣的评价。但是事实上存在于古希腊的僭主制并非完全如亚里士多德描述的一样不堪,僭主制在其产生发展的过程中对整个古代希腊民主政治发展也有深厚的贡献。

美国学者斯塔夫里阿诺斯在其巨著《全球通史》中这样描述僭主制:“僭主一词就是指那些没有合法权利而进行统治的人,但是这一名称不带有任何道德谴责的意思,实际上僭主通常是支持平民反对特权阶级的,而且常常加速了民浅谈古希腊僭主制主政治的到来,尽管并非总是如此。”早期正宗的僭主大多扮演的角色是贵族政体与平民政体的过渡期,后期的僭主虽然已经不再遵从这一过程,但仍然在执政形式上保持僭主的特质。

僭主制存在的时间非常短,虽然作为一种短命的政体,它在历史上存在的时间很短,但作为一种政体,它依然拥有其完善的内部结构,不但有主体构成因素还有客体构成因素。僭主制政体下的僭主虽然是以个人作为最高权力的代表,把持政权的特色,但也不是意味着僭主一个人包揽着行政、司法、立法等各项事务及权利。

僭主制存在的同时,政府的三大职能并没有因为其存在而集中于僭主,只是这一时期的政府系统的职能区别于其他时期的情况而存在。历史上的僭主制政体存在的时间都很短暂,他们要么是内部变革而终结,要么被暴力革命而推翻。

从历史上看僭主在其统治期间从未有直接称呼自己僭主的,他们更多地用执政官或者军事首领作为自称。古希腊的大多城邦如雅典、科林斯、叙拉古等都存在过僭主制政治体制。我们现在所说的“僭主时代”通常以公元前511年雅典僭主庇西特拉图被逐出雅典作为这一时代的落幕,宣告僭主制度的结束。

但是事实上在此之后的西方大陆又陆续出现了一些新的僭主,像罗马与波斯,然而其在政治及历史上的背景以及其所存在的政治局面早就与古希腊时期的僭主体制大不相同。而在“僭主时代”存在的那些僭主制往往都是在希腊扩张过程中,在其殖民的城市地区上产生的,最初的产生显然是为了便于希腊的统治而形成的,但在其不断发展的过程中大部分城邦的僭主政体不断做强,逐渐脱离母邦的控制形成自己的一股势力。像击败迦太基的叙拉古就是僭主戈隆领导下的典型政体。

从僭主的含义来看,“僭主”这一词的使用甚至晚于“僭主政治”存在的时代。僭主有两大含义,一个是指那些通过非正常手段取得的,僭取他们所应该拥有权利,从而达到权利巅峰的人。另一个是指取得权利之后,施以暴政、专治统治的统治者。因而在大部分理论中僭主体制被认为是君主体制暴政的代表,将僭主体制作为王政体制下君主政治的反面。然而从僭主政治的实是来看,有很大一部分僭主是通过民选而产生的,即所谓的“民选僭主”。

对于“民选僭主”而言其合法性是由公选制度确定的,人民通过行使公共权力选出,他们依法受任,官职并不世袭,他们由人民选出以执政官的身份对权力获得法律意义上的占有权。在某种程度上“民选僭主”同平民政治或者是寡头政治有相类似的地方,但在其作为执政者的时期行使的政治权利往往是超越了其自身被赋予的权利,或者是使用暴政实行专治的独裁政治,这就使得其取得的权利早就超越了法律规定的本身,形成僭主制的特质合乎法律而超越其权利的特点。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通过卑鄙手段所取得个人独裁统治的僭主,即我们所说的正宗的僭主。它存在的形式在于“一个人在不受任何审查的情况下,独自统治所有与其同等或者比其优秀的人,而且仅仅从自己的私利出发,完全不顾忌被统治者的利益浅谈古希腊僭主制。”但是古希腊的民族意识中保存着最重要的就是异常重视自身权利的民族特质,希腊民族重视其作为城邦一份子的使命感,因而希腊人对于参与到关于自己自身的政治事务是有很深的传统的。也正是如此僭主制就违反了希腊人的自身追求,僭主往往得不到希腊民众的支持,其统治的基础便不稳固了,因此僭主制的短命也是可以从中预见的。

僭主制是在古希腊社会转型时期出现的一种特殊的政治体制,从历史的发展上来看其存在并非历史的偶然,僭主制的出现和存在具有其必然性。希腊民主制的特点就是按照人的个人能力来为其分配公共权力。不同身份不同地位的人通过“才能”来取得其在国家事务中的参与权,这种条件下出现的问题显而易见,所谓“才能”很东方雨虹多时候并没有具体的评价标准,并没有具体的手段和方法对其进行量的衡量。

因运而生“财富”成为了对其参与政治生活地位最好的评价标准,但财富并不是一直固定的,随着经济的飞速发展,财富上的差距也不断缩小。僭主制发展的公元前7世纪到6世纪同时也是古希腊经济高速发展发达的一个时代。这一时期希腊人口不断增加,其领土的扩张成为了重要的满足经济发展的方式。这一时期的商业和手工业也随着领土扩展而高速发展,这使得原来地位并不高的商人和手工业者,开始掌握了大量的社会财富。这些人掌握了大量的社会财富,于是在政治事务中取得了更多的话语权以及政治力量,早期的僭主大都是出身于新兴阶级的富裕商人,这正是由他们所处时代之下经济背景决定的。

随着殖民扩张的广泛开展同时也是僭主制产生的政治原因,希腊在对外征服与扩张中对于自身文化制度的传播同时还是一种文明上的侵略,使希腊的文明特质加于一个原来非希腊的民族和地区身上,这一“希腊化过程”便是殖民地居民被动被同化的一个过程。在这一过程中为了保证殖民地区的稳固势必要寻找一种希腊化的政治机构对其进行统治与管理,因而僭主制的存在使僭主可以对其管辖城邦实行其专治之下的“希腊化”的统治,这对于稳固整个政局促进历史发展都有不可或缺的作用,从这点看僭主制的存在就有了它的必然性与合理性。

如果从阶级的角度去看,其实僭主制更是源于贵族与平民之间斗争的产物,羽翼未丰的平民阶级需要其利益的代表人出现与特权阶级进行斗争,这就使得僭主抓住了很好的历史机遇而上位,借由人民的名义进行其自己的专制统治。在贵族政治之后出现了民主制,僭主制的出现正好标志了两个整体的一个转折点。

僭主制政体虽然存在时间短,但其作为一种重要的过渡政体,在整个古代希腊几种政治体制的形成发展中都产生了深厚的影响,它对古希腊其他政体有推动,有阻碍,更有联系。与僭主制关系最为密切的就是君主制,君主制在古希腊发展很早和僭主制一样都是个人权利达到统治地位的一种统治秩序,但其与僭主制不同的是君主的存在是得到人民认可的,而僭主的存在仅仅依靠着自身权利对人民加以约束,因而亚里士多德认为僭主制是低劣的而君主制是高尚的。同时僭主制还可以算作是平民政治与寡头政治的集合,它既像平民政体一样排斥精英与贵族,又如寡头政治一样不信任群众。僭主制的存在使人们意识到权利集中的危害,它本身代表的即是在古希腊人治与法治之下发展的一个浅谈古希腊僭主制重要历史过程,也正是参考了僭主制的缺点才衍生了后世对最高权力约束与制衡的权力分立的思想主张。

僭主制的出现代表着历史发展的一个必然趋势,虽然其本身的发展并不好,甚至可以说就是那一时期“恶”的代表,但是从总体上看对于维护扩张时期希腊诸邦的统一秩序以及其后对于民主制的借鉴还有开启民智等很多方面都有非常重要的历史作用,僭主制政体在作为人们口诛笔伐的暴政同时为古希腊乃至现代西方民主政治都提供了许多值得借鉴的东西。

参考资料:

《古希腊早期僭主制度探析》 ,《聊城大学学报》2004年第2期。

《浅析古希腊早期僭主政治》,东北师范大学硕士毕业论文。

《古希腊僭主制度研究》,南京大学硕士毕业论文。

《希腊思想家论僭主政治》,天津师范大学硕士毕业论文。

《希腊僭主政治浅析》,《阴山学刊》2007年第01期。

《古希腊僭主政治评价》,《西安社会科学》2011年第06期。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